星创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《亚洲周刊》专访甄子丹-他演绎叶问悟道人生纪利

2019-08-24

甄子丹在揣摩叶问的性格过程中,发现这位咏春宗师虽然武功高强,却是性格内敛,悟到了只有这种人才能成为一代宗师。功夫演员甄子丹文武双全,母亲是知名太极高手麦宝婵,父亲则是《星岛日报》波士顿版的编辑,而且会演奏小提琴。甄子丹从小便能文能武,懂得欣赏古典音乐之余,也喜好练武。1973年,甄子丹获得中国全国武术少林拳冠军,正式踏进武林。

80年代,他更以功夫影星身份进入电影圈。今年,甄子丹凭借《叶问》获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,甄子丹接受记者专访时说,演绎叶问这个角色的过程中,让他体悟了不少人生真谛,以下是专访摘要:

Q :据说虽然习武二,三十年,但对咏春拳还是陌生,这会不会对你拍叶问构成一些困难?

甄子丹:我想这个不是问题。习武这二,三十年来,我已经有不错的功夫底子我大概用了9个月的时间,去学习咏春的拳术和套路。但拍这部电影时,对我最大的挑战,还是如何去透彻叶问这个人物。叶问是一代宗师,大家对他都有了既定的印象,我要如何分析他的性格,演绎这个人物,才可以更加入神,这才是我拍这部电影时最大的难度。

Q:钻研叶问宗师时,你又发现他性格上有些什么特质?

甄子丹:我发现,叶问是一个不张扬,不主张撩事斗非(惹是生非)的人,你看他在电影里,也是以闭门方式跟前来的挑战者比武,赢了,也不会太高调。还有一点更有趣的是,一般人以为练武的人硬桥硬马,不苟言笑,但我发现,叶问是非常风趣,幽默的。像在家里,他虽然身为当时佛山武功最好的人,但当他面对老婆和小孩时,就非常风趣,譬如当“功夫痴”来看他,他看到老婆的脸色不好看,就马上使眼色叫他先走等。

Q:演绎过程中对你的人生观,又有什么改变?

甄子丹:为了了解叶问这个人物,我买了一些书来看,越看越发现,原来他跟我的性格很像。其实,一个练武的人,不可能整天硬绷绷。在现实生活中的我,尤其结婚这6年来,我更开始体验生命,生活,虽然花在练武和拍电影的时间也很多,但其他时间,我大部分也是留在家里,和小孩玩。还有,我也很喜欢开玩笑,这是我的另一面。我之前的一部电影《导火线》中,就是一个不懂得笑,只会打功夫的人,其实,我觉得现实中是不会有这种人的。

Q:有些人认为,咏春拳除了武功招式外,还有它的一套哲学价值,你认为呢?

甄子丹: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,其实,每一门派功夫,每一个国家的国术,到了最高境界,学到最精华的部分,都有它一定哲理,都值得学习。因此,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学习的人本身的修炼问题,好像叶问,他天生就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人,性格内敛,所以大家才会称他为一代宗师,如果一个人本身心术不正,就算学咏春,也不会学到叶问的精神。

Q:你对这次《叶问》的票房收益满意吗?

甄子丹:非常满意,这是超出我们估计的,尤其是在香港的部分。我想,这部电影可以让这些年来一直处于低迷的香港电影振奋起来,让香港人可以自豪,也可以告诉世界,香港仍然可以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。我们发现,让这部电影票房一直高升,而且在香港票房在上映两周后仍然是票房冠军的原因,就是靠口碑,大家都说《叶问》是部好电影。

Q:那在中国大陆市场上,你又怎么看《叶问》的表现?

甄子丹:这次我觉得中国大陆那边的发行做的不太好,譬如跟同期发行的《梅兰芳》做比较,在同一个戏院里,他们占了好几个厅上映,我们就只有一个,这就局限了票房的收益。这是为什么中央电视台曾经将《叶问》的事作为新闻来报道,因为他们看到一个特别的现象,一般电影上映第一周的票房都会比第二周好,但《叶问》第二周比第一周好,那是因为戏院看到《叶问》在第一周买票情况很好,很多人买不到票,所以到了第二周,一些电影下片,才多分一些播映厅给我们。我想,如果《叶问》从一开始的发行工作就做的好的话,票房说不定会超过三亿。(《亚洲周刊》谢晓阳/文)

高眼鲽养殖基地

胭脂鱼养殖前景

络石图片

友情链接